当前位置: 主页 > 澳门银河酒店官网 >

塚本晋也:《野火》是施暴者角度日本人不应忘

时间:2016-02-18 10:12来源:佚名 作者:网络采集 点击:
导演塚本晋也的《野火》是站在施暴者角度拍摄的,但部分段落略显粗糙。凤凰网娱乐讯继上次日本参与到军事冲突中,已经有70年了。随着时间的过去,日本人似乎渐渐忘记了战争和死

导演塚本晋也的《野火》是站在施暴者角度拍摄的,但部分段落略显粗糙。

凤凰网娱乐讯 继上次日本参与到军事冲突中,已经有70年了。随着时间的过去,日本人似乎渐渐忘记了战争和死亡的滋味。著名导演塚本晋也则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决定用《野火》这一部影片来传达自己对战争的看法。此片昨日在国际电影节展出,并得到众多关注。

导演塚本晋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大家能够明白战争是非常可怕的,希望日本有更多人能够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再麻木地生活在喧嚣的城市里。以下为采访全文。

记者:你能解释一下在你的电影里,你是如何看待片当中的现代日本城市和喧嚣的战场之间的关系吗?

塚本晋也:在我早期的影片里,如《东京铁拳》及《子弹死跳舞》,我都努力描绘了城市如混凝土般的冷酷,和人性如丝绸般的柔软之间的关系。如今城市发展速度非常快,快到让我们都忽略了我们身边的自然环境。城市是无机的,干净的,安全的。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着的我们很难想象我们有一天可能将面对死亡。死亡对我们来说就像一个一样,而我们永远无法真正明白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早前的作品里的主人公都是那些喜欢宣泄情绪,喜欢大声尖叫甚至崇尚通过暴力证明给大家看“是的,我是活着的”。这跟我们要强迫自己从梦中醒过来是一个道理。我们可能迷失在正常的生活里,却能在拳击擂台上通过极端的暴力手段和搏斗的方式,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 

我的主人公们都是健康的,特别是生活在这个整洁的城市中的人。但在今日这个世界里,大部分人都活在城市社会中,却把大部分的心思都集中在电脑上。这在我看来是非常不健康,甚至可以说很危险的。生活就像一场梦一样,如果发生什么不如意的事情,他们可能就会犯下严重的罪行。在他们的眼里,生活可能就像是一个游戏,杀人放火也不是一件需要三思的事情。这种平静的状态在日本持续了70年,让所有的日本人都麻木地生活着,不知道究竟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而死亡又意味着什么。那些能够回忆起战争杀戮的一代人都渐渐退出了舞台,越来越少的人有过生活在战乱中的经历。似乎大家都忘记了战争有多么的可怕。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危险正在一步一步靠近——我们创造着假想敌,并抱着这个理由准备打仗。

记者:你是怎么接触到由大冈升平所写的这个故事的?

塚本晋也:我对战争类话题并不是特别敏感,但我记得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曾经读过很多相关的书。在这些书里包括井伏鳟二的《黑雨》。我第一次读到《野火》,也是在那个时候。这个故事当时给我留下的记忆非常深刻,它把战争的画面,可怕的炮火生动清晰地展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感觉非常真实,像是战争马上就要在我身边爆发了一样。《野火》这本小说有非常浓厚并且独特的现实主义意味,让我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主人公一样。

当时读的这些有关战争的书很大一部分都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出发讲述事情经过的,但《野火》不是。《野火》表达的是,一旦我们参与到战争之中,我们就是施暴者,我们就可能会杀人。这些都是害怕和抑郁的来源。更有甚者,要剥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权利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在我上高中拍电影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这个想法,想要在未来根据一本小说拍一部电影。到我30岁的时候,我更认真地考虑了这个想法,并且开始写剧本。但这是一个很大的项目,而且这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故事,所以我一直没办法按计划完成,总是往后推。然而前一段时间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我再不做这件事情的话,我永远都做不成这件事情了。

记者: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野火》就已经被拍成电影过,是由市川昆执导的。你对这部影片了解吗?

塚本晋也:我在高中的时候看过很多日本的影片,而这部《野火》我是在银座一个剧院里面看到的。我很喜欢这部影片,但当我读原著小说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的画面跟市川昆影片里的画面相差甚远。他的版本更多看到了人性的黑暗面,而不是着重于自然环境和景观。在片中并没有很多自然的元素。相反,在我的版本里我希望能够抓住自然的魅力。小说里对战场上的自然环境如蓝天,红花绿草都有非常详尽的描写。跟慌乱的战争形成鲜明对比的还有一条美丽的河。这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市井昆当时拍的是黑白影片,而我希望能够真正在这个自然环境里进行拍摄。我们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人类居然可以在如此美丽的景色里做出如此可怕的举动,这让人费解。这也是我希望传达的信息。

记者:原著小说出名的另外一点就是同类相食的这个主题,而你的版本并没有放心思在这个话题上。你能解释一下理由吗?

塚本晋也:尽管在小说里这是最大的主题,但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是战争使一切如此的糟糕,而不是同类相食。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是人类,但其实到后来他们只能被看做是猴子。他们已经失去了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

记者:你的部分总让人觉得有些灰暗。你为什么决定这样拍摄?

塚本晋也:这是原著小说里的格调。原著小说里描绘的场景,特别是前线的画面,就是有很多黑暗的东西。我们好像能听到周围士兵磨刀磨枪的声音,而我们却无法分辨到底他们是敌人还是朋友。接着出现的是一辆坦克。我希望能够通过不完全展现画面的方法传达这个感觉。尽管我们看不到敌人是谁或者在哪,但我们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我希望我们能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

记者:除了《野火》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日本电影对二战抱以如此批判的态度。

塚本晋也:除了市井昆的《野火》,你可能还听说过今村昌平执导的《黑雨》。这个影片就是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讲故事的。要数从施暴者的角度出发的影片的话,真的是少之又少,估计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能拍出这部电影。在日本,主导的思想还是我们是二战的受害者。尽管我们对如此多的国家做了如此多恶意敌对的事情,我们思想上还是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当原子弹被抛在日本的时候,我们的挫败感无法用言语形容。所以自那时候开始,我们的心里就认定了我们是受害者。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以施暴者角度出发的电影如此之少。

记者:除此之外,你还能想到为什么没有很多同类型的影片的原因吗?

塚本晋也:我想可能要从受害者角度出发讲故事的话比较容易获得观众的同情和认可吧。正因为他们把自己当做受害者,所以他们理解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参加战争。但最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是,其实做施暴者比做受害者更可怕。我们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们也可能让别人离开这个世界。这是最难接受的。并不因为我们互相憎恨,而是因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人这样决定了,所以我们就要互相残杀。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可笑的理由,但在我们的历史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如果我们是施暴者,就会有人是受害者。人们都害怕成为战争的受害者,所以尽管这样的角度让大众有些难以接受,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大家看看施暴者是更可怕的。

我希望能够展现给“我们”看的是,其实片中没有人是“敌人”。在影片里,子弹向我们飞来,但我并没有透露是谁开的枪。这些子弹像是自主被发射的一样。我们看不到敌对方,或者给我们下达命令的将军们。我把这影片看作为一个在大自然中设立的禁闭室,让人们不禁想问一个问题:“我们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记者:你计划在明年,也就是纪念二战结束时在国内放映这部影片。你认为该影片因其主题及内容会在日本引起激烈的讨论吗?

塚本晋也:我只是个电影工作者,其实并不太熟悉到底现在政治情况怎么样。但从一个普通公民的视角出发,在过去70年里我们都很努力地思考如何避免卷入军事纠纷。现在,我仍旧相信我们不应依靠武力。但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正在试图抹去我们输掉这场战争的事实,还声称我们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民族。为此,他们非常努力地寻找各种可能的借口。我认为这是很让人担忧的,而且不是我一个人在担忧。现在日本政府正在考虑放弃宪法中的反战条款。也许这部影片能足够有力,提出一个反对观点。

这个国家的右翼势力越来越强大,所以要制作并发行这样的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困难。因此我觉得就时间上来说,能够通过主要的一些电影节,如威尼斯电影节等让更多的人看到,现在放映这影片是再合适不过了。我希望大家从这个被国际认可的平台上观赏它,了解它,并且讨论它。

(责任编辑:87msc)
相关内容:

服务评价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投诉建议
版权所有:95160商旅网